当前位置:首页 > 愁毒网 > 正文

红楼梦巧姐的结局(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好是坏)

摘要: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红楼梦巧姐的结局,以及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好是坏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红楼梦巧姐的结局,以及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好是坏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

巧姐的结局:

巧姐最后的归宿就是在家败后,因亲人伤害,被刘姥姥所救,跟随刘姥姥去了乡下,做了村妇。

贾巧姐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为金陵十二钗之一,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巧姐由于年纪幼小,在书中出场不多。

人物经历: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巧姐与秦可卿同辈,属于贾母的重孙辈;但她的年龄在金陵十二钗中是最小的。她娇贵多病,第21回染了痘疹,第42回撞了花神,第84回惊风。清虚观打醮,凤姐催着张道士换巧姐的寄名符。

《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什么?

《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被刘姥姥赎身成为了“荒村野店”的纺绩妇女。与前半部十二钗所过的那种吟风弄月的寄生生活相反,巧姐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自食其力的生活道路。于是,刘姥姥为巧姐取名所说的“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得到了证验。

巧姐的结局也寄托了曹雪芹自己一部分理想,不可能人人出家为僧如宝玉,为尼如惜春,大观园里的人该怎样寻找一条出路,或许归隐田园是一个好的终结。

巧姐形象的道德内蕴

1、因果报应的道德教化

因果报应,体现在王熙凤的命运上。王熙凤既有重财、为了财对他人刻毒的一面,也有重情,对欣赏的人不计较其小节、不惜金钱的一面。

王熙凤正因为重财、刻毒,才惹得众人忌恨、惹上官司缠身;又因为重情、宽容让她在无意之间对他人施与了恩惠,关键时刻得到了他人搭救,刘姥姥正是其中的一名。巧姐的遇难与脱险都出乎王熙凤意料。在不可预知的人世中,该如何为人处事,曹雪芹用王熙凤和巧姐的命运给予了读者启示。

2、平淡是真的道德感悟

一个在贾府中长大、颇受呵护的千金小姐,突然沦落到被卖的地步,巧姐的命运反差是极大的。现假设,荣国府未败,巧姐仍在贾府中,未来的命运会如何。

实际上她的命运是可见的,贾府元、迎、探、惜四春的结局足以说明她未来的结局。元春进入宫廷,疑似卷入宫斗,死于非命;迎春所嫁非人,被丈夫活活折磨至死;而探春则在朝廷败亡之后,被和亲这样一种屈辱的政治策略奉献给了敌国,永远不能再回家乡;惜春看破一切,从此青灯古佛。

就以人生的态度而言,曹雪芹在《红楼梦组曲》中给出的结果是“留余庆……幸娘亲,积得阴功”。对比豪门中的彼此算计,正如探春所言“个个都像乌鸡眼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巧姐虽然在村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却获得了刘姥姥的真心关爱。这两种生活,哪种是福,曹雪芹通过对比留出了余味。

《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什么?

巧姐最后是嫁给红楼梦巧姐的结局了板儿红楼梦巧姐的结局,作了一个农妇。

贾巧姐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红楼梦巧姐的结局的人物,为金陵十二钗之一,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巧姐由于年纪幼小,在书中出场不多。在高鹗整理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贾府破败后,她险些被王仁、贾蔷、贾芸等人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幸而刘姥姥、平儿、王夫人合力将她救出,最后由贾琏作主嫁到姓王的农家。根据第五回的图册和判词,再有脂砚斋的批语。

巧姐最后的归宿,红楼梦前面的伏笔中已有交待,后来王熙凤在贾府亡故之际也对刘姥姥有了托孤之意,巧姐的名字又是刘姥姥所起,一个“巧”字亦暗示了以后巧姐会“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也就是说巧姐被狼舅奸兄卖掉之后,受了很多的苦,但最后被刘姥姥与板儿所救,后来跟随刘姥姥去了乡下,嫁给板儿过着平淡的生活,这样的结局对巧姐来说已是幸福的归宿,也是最好的归宿。

很多后人关于巧姐的文字描写中,特意写了巧姐被卖入妓院的生活,在生不如死的生活中,巧姐本意寻死,后因死不得,在挣扎中度日如年,最后遇到解救她的板儿与刘姥姥。

关于红楼梦巧姐的结局和红楼梦巧姐的结局是好是坏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1669645498  1669645498 

发表评论

  • 6人参与,2条评论
  • 官碧灵  于 2022-11-23 06:02:15   回复
  • 也对刘姥姥有了托孤之意,巧姐的名字又是刘姥姥所起,一个“巧”字亦暗示了以后巧姐会“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也就是说巧姐被狼舅奸兄卖掉之后,受了很多的苦,但最后被刘姥姥与板儿所救,后来跟随刘姥姥
  • 程北晶  于 2022-11-22 22:50:49   回复
  • 的结局。元春进入宫廷,疑似卷入宫斗,死于非命;迎春所嫁非人,被丈夫活活折磨至死;而探春则在朝廷败亡之后,被和亲这样一种屈辱的政治策略奉献给了敌国,永远不能再回家乡;惜春看破一切,从此青灯古